集合 整合 竞合 融合———蜂网快递上下游产业投资平台

快递主场战之变,北京、上海、义乌业务逐步下滑

2019-07-22   浏览数:203

 

 

        日前,国家邮政局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邮政行业运行情况。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277.6亿件,同比增长25.7%;业务收入累计完成3396.7亿元,同比增长23.7%。

 

        其中,同城业务量累计完成50.8亿件,同比下降0.2%;异地业务量累计完成220.4亿件,同比增长33.9%;国际/港澳台业务量累计完成6.3亿件,同比增长21.2%。

分专业快递业务量比较

 

        在分专业快递方面,值得关注的是同城快递,较2017年和2018年的增长态势,今年竟然开始负增长,其具体原因值得深思。而异地快递和国际快递的增速都很好,形势喜人。

 

        可以说,2019年上半年邮政行业运行情况基本盘稳中有进,不再多言。而今天最想说的则是各省(市)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和业务收入的情况,其中,有三个城市最具代表性——北京、上海、金华(义乌)市。

 

        为什么关注这三个城市?

 

        首先,这三个城市都是“快递重镇”,不论是业务量,还是业务收入,历年来都稳居国内前十,仅是具体排名有所不同。

 

        其次,北京和上海作为国内一线城市,位高权重,影响力极大。

        其中,北京作为首都,一举一动都足以牵动整个行业,风向标和指导性无可替代;而具有“魔都”之称的上海,在快递江湖的地位,也堪称魔性,国内七大上市快递中,有五家总部(三通一达+德邦)集聚于此,其他诸如佳吉快运、天地华宇、壹米滴答、优速、商桥等快运物流名企的总部也在上海安营扎寨已久。此外,电商新锐拼多多的总部,也在上海。

 

        第三,金华(义乌)市,主要是义乌,虽然仅仅是一个县级市,但快递包裹的生产能力丝毫不输一线重镇,一直以来都是各家快递的“必争之地”。

 

        世界小商品之都、全球微商人的家园、“一带一路”重要支点……这些外界公认的“名号”精准地阐释了义乌的产业构成和发展脉络,快递则深嵌其中,成为义乌经济生态体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。

 

        这三个“快递重镇”怎么了?

 

        ① 先看北京和上海。按照国家邮政局统计的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北京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“双降”:快递业务量为101978.7万件(约10.2亿件),同比下降1.6%;业务收入为1590565.0万元(约159亿元),同比下降0.5%。

 

        相较于北京,上海快递业务量的降幅更大:快递业务量为153624.4万件(约15.4亿件),同比下降4.2%。

 

        而有意思的是,上海业务收入并没有因为快递业务量的下降而减缓,反而有所上升:业务收入为5958371.1(约596亿元),同比增长25.9%。

 

        那么,这是偶然吗?笔者把2019年上半年和2018年全年的数据逐月梳理了一遍,发现两点:

 

        其一,北京自2018年9月开始,业务量出现零增长;从2018年10月开始一直到现在,业务量的同比增速一直为负数。

 

        此外,从2019年1月开始,北京快递业务收入的同比增速也由正转负,并一直持续下降至今。

北京业务量、收同比“由正转负”变化统计

 

        其二,与北京相比,上海相对好一些,业务量的同比增速自2019年2月份开始由正转负,一直持续至今;但业务收入始终坚挺,均在20%以上。

上海业务量同比增速“由正转负”变化统计

 

        ② 再看义乌。作为快递包裹的“流量担当”,义乌业务量没有人会担心,尤其是今年以来,连续6个月稳坐国内第二大快递城市这个宝座。而业务收入也是出奇地稳定,连续6个月在全国城市收入榜位列第8。

 

        那么,这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呢?笔者同样把2018年的数据翻出来逐月梳理了一遍,发现义乌快递业务量自2018年11月冲进全国第二,自此至今年6月,一直未变,进步明显。但是,义乌快递收入在2018年11月和12月均位列全国第六,一直到今年1月才跌至第八。

 

        业务量前进(上升)至少一名,业务收入却下跌两名,这说明义乌地区快递量收之间的“剪刀差”现象越来越重。换言之,义乌地区的价格越来越低。

 

        快递主战场要“变天”?

 

        从上述三个有代表性城市的快递业务量及业务收入的变化情况来看,笔者的朋友安德华直言,这一切并非偶然,快递江湖的主场战正在悄悄转移或者发生变化。

 

        ① 一线城市快递受政策因素影响越来越大。以出现负增长的北京和上海为例,北京自2018年开始大疏解,产业转移,结构调整;而上海也在进行人口疏解和相关调整。由于受政策影响,很多电商企业,尤其是广大卖家,不得不外迁,先是从市中心到郊区,最后从郊区到其他城市。

 

        与电商、快递相配套的物流园区、仓储中心等,也经历着同样的过程。再加上人工、场地等成本的逐月提升,这对快递行业来讲,都是业务受影响的直接原因。对此,快递公司只能积极适应,尽快调整经营策略和方向。

 

        另外,可能是受益于总部经济的天然利好,上海地区的快递业务收入并没有因为业务量的下降而减缓。当然,这里肯定还有其他原因,值得北京认真研究和学习。

 

        ② 市场下沉趋势越来越明显。此前,百世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韶宁曾提出一个观点,那就是整体四五线城市的发展,尤其五六线城市的增长,无论是从可支配的收入,还是他们的消费指出,都要快于一二线城市。反观一二线城市,这一数据的增速在放缓,甚至开始负增长。

 

        基于这个趋势,周韶宁坦言,从供应链来讲,怎么能够向下,特别是到四五线、五六线城市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

        供应链如此,快递更甚。与北京和上海的“由正转负”截然相反,我们清晰地看到,诸如河北、贵州、安徽、江西、吉林、四川、重庆、云南,乃至西藏等地区的快递业务量均保持着较高增长,部分省份的增速甚至超过40%。由此可以说,快递正在向“广阔天地”加速渗透和前进。

 

        ③ 价格竞争,尤其是产粮区的“价格战”愈演愈烈。义乌就是最好的案例和证明,作为全国快递的“价格洼地”,义乌市场完美诠释了什么是“没有最低,最有更低”。

 

        根据量子咨询的调查显示,在义乌市场,3000单以上,重量0.3KG以内,价格战已经打到1.5-1.7元包全国;同时,周边卷入的有永康,东阳,金华,诸暨等地区。普遍的价格战成本计算为,每票重量增加0.1千克增加0.1元。

 

        那么问题来了,义乌快递的价格为什么这么低?这个话题还是留给老铁们来讨论吧。比如,除了市场竞争充分、“黄牛”遍地、总部输血等因素之外,还有哪些直接或间接原因?欢迎在留言区畅所欲言。


 

 

 

来源:亿欧网

免责声明:本平台发布、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系文章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平台无关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