集合 整合 竞合 融合———蜂网快递上下游产业投资平台

亚马逊全球大罢工背后,我们离人机共生还有多远?

2019-07-22   浏览数:211

 

 

       “Prime Day”之于亚马逊,就像双十一之于淘宝。

 

       从7月15日之后的48小时,亚马逊将会迎来一场购物狂欢。本次,亚马逊还第一次宣布,将折扣期延长到两天,并且将订单的交付日期缩短到了一天。

 

       然而,在如此重要的“剁手日”,全球五个国家的亚马逊仓库员工表示要集体罢工。

 

       据外媒CNBC报道,明尼苏达州的亚马逊员工今年在Prime会员日进行了六小时罢工,要求不那么严格的工作配额以及将更多临时工人转变为长期雇员。此外,纽约、旧金山、Shakopee、波特兰、西雅图等地的亚马逊基地也都将有罢工行动。

 

       美国工会主席 Stuart Appelbaum说,“亚马逊本次通过延长Prime Day和缩短交货时间,是在挑战数十万工人的体力极限,就像他们是经过训练的铁人一样。”

 

       目前,美国和德国亚马逊员工的Prime Day罢工已经开始,英国、西班牙和波兰的罢工也即将开启。

 

       德国在七个工厂的数百名员工将在今天和明天罢工,因为长期存在员工薪酬问题。德国工会Ver.di的代表Orhan Akman在与Quartz分享的一份声明中表示,“亚马逊这场史无前例的巨大Prime-Day折扣日虽然让公众兴奋,但员工却没有工资提升。”

 

       英国专线小巴工会也将在全国各地的亚马逊工厂举行抗议活动。

 

       亚马逊员工罢工的背后,曝出的是自动化大背景下,日益恶化的工作环境和大量的员工不安感。

 

       工人们热“瘫“了

 

       这是亚马逊Prime Day的第五年,这个被构建的节日在购物淡季为亚马逊带来了巨大销售额,也使得工作人员被迫加班加点以满足购物者的订单。他们一周需要工作60小时,为了不落后,有时需要在瓶子里小便。

 

       “10个小时在没有窗户的仓库里无休止地走动,没有办法和任何人交流互动,”这是前亚马逊仓库员工Seth King去年夏天接受Vox访问时说的。“工人们累到无法继续工作。我觉得我在那种环境下工作很难保持健康的心态。”

 

       最早关于亚马逊糟糕工作环境的报道可以追溯到2011年。当时,宾夕法尼亚州阿伦敦日报报道,当地仓库的工人们热瘫了,那些因为高温离开的人却受到了处分。

 

 

       亚马逊在全球拥有超过647,000名员工,其中125,000名员工在像前面提到过的环境恶劣的物流中心工作。

 

       一台机器可以删除至少24个职位

 

       不只是工作环境,这次员工抗议的导火索还包括亚马逊自动化程度发展,导致大量临时雇员面临被裁员风险。

 

       一方面渴望从繁重机械的工作中解放出来,一方面又害怕被机器替代。这应该是亚马逊所有分拣工人的真实心理写照。

 

       亚马逊物流网络的未来无疑将涉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,但人工智能机器将在多大程度上完成大部分工作?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。

 

       亚马逊在美国拥有110个仓库,45个分拣中心和大约50个交付站。但是,只有一小部分劳动力由机器人完成。因为现在的机器人不够精确,在非常狭窄的工厂车间使用需要进行过多的培训。根据亚马逊技术总监Scott Anderson的说法,亚马逊仓库实现完全自动化,至少需要10年时间。

 

       尽管目前需要大量劳动力,但是亚马逊的自动化进程显然进行的坚决而迅速。

 

       2012年,亚马逊收购了Kiva Systems,这是一家设计仓库机器人的公司,其技术已经慢慢融入亚马逊的物流系统。不只是仓库机器人,还涉足自动交付车辆,无收银机杂货连锁店和交付无人机。亚马逊已经考虑在几十个仓库中安装机器,而每台机器可以至少删除24个职位。

 

       用机器代替大批蓝领工人,这显然是亚马逊和贝佐斯的终极目标,也正因如此,亚马逊尽管此刻仍依赖大批分拣工人,但却不愿意与他们签订长期协定。

 

       毕竟,在这家科技巨头眼中,物流的未来属于自动化。

 

       在最新的回应中,亚马逊向华尔街日报承诺,因为新的技术颠覆了传统的工作方式,他们将会投入七亿美元对三分之一的美国员工进行自动化、机器学习和其他技术的培训。

 

       面对公众质疑,亚马逊表示,他们已经满足了员工的要求并提供了全方位的福利,并且邀请公众到亚马逊的仓库亲自来看一看。

 

       今年,亚马逊开始开放全球250多个站点中的46个以提供参观服务,每天两次(以前他们每个月只在5个站点上提供过几次)。任何人都可以在线注册预约参观,无需签署保密协议或承诺保留他们对亚马逊的看法。“见证奇迹的时刻”,网站里的宣传词说道,“参观我们的运营中心,亲眼看看我们是如何为您提供服务的吧,这里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”

 

       为了一趟究竟,海外媒体Vox的记者Kaitlyn Tiffany报名预约,并顺利参观了位于新泽西州西德普特福德的亚马逊运营中心(ACY1),她用一篇新闻博客记录了这次参观的见闻。

 

       全景拍摄也无能为力的亚马逊超大物流中心

 

       穿过一排蓝橙相交的十字转门,经ID激活的自动售货机里装满了安全装备和Tylenol包装,这里有为“亚马逊人”提供的职业支持纸质标牌、日托建议、心理健康援助卡等等。所有这一切都在导览的册子里被刻意强调——每小时15美元工资,50%的退休金账户补助,丰厚的健康福利和免费的社区大学课程。

 

       Lee Ann Womack的《I Hope You Dance》里有一句歌词——“我希望你站在海边时感觉到你的渺小。” 1999年,这句歌词是描写海洋的。但2019年,这句歌词完美展示了大到无法理解、全景拍摄也无能为力的亚马逊物流中心。

 

       对话需要通过耳机,因为建筑物内噪声太大使得人们无法以正常音量交谈。任何时候,都能看到大约30个移动的、来自四面八方的、大书架一样的机器人在地板上的二维码的指令下在跳舞。物流中心里有成千上万的人,一眼望不到头。站在一座可以俯瞰地面的窄桥上,可以看到边上一排敞开的门。在那里,承载着亚马逊包裹的传送带稳稳地运行着。

 

       一位参观的的祖母弯下腰,指着正在身边旋转的移动塔楼对小女孩说:“哇,你看到Aveeno乳液了吗?”

 

       听到这段对话的Vox记者Kaitlyn Tiffany也开始注意自己看到的东西,“我正屏住呼吸,内心希望不要看到我曾经订购过的任何东西,因为这让我觉得我也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。(然而在我前两个小时的车程中,我已经收到了亚马逊的物流信息——我的Tigi发胶将在当天晚些时候送达)”

 

       当有东西从机器人架子上掉落,工作人员必须立刻关闭周围地板的二维码,然后组织一个特殊的操作队去找回它,他们被称为“地板健康团队”。

 

       有两个任务需要雇员和机器人配合:分拣和装载。

 

       员工站在相隔至少15英尺的单个半封闭站点,从机器人中“挑选”掉落的东西,扫描,然后将它们放入被称为“手提包”的黄色塑料箱中,或者将物品从箱子中取出、扫描,然后将它们“放回”给机器人。

 

       工作人员像机器人那样,弯曲—扫描—放置,然后弯曲—扫描—放置。没有音乐陪伴,不能聊天,也不能思考。

 

       一楼是一个巨大的空间,中间坐着一个名为Trudy的机器人手臂,负责抬起重型手提箱。Trudy周围是一排排的包装站,计算机告诉员工合适的包装盒尺寸,然后吐出一块完美长度的胶带。

 

       所有订单都以同样的方式处理,无论由谁负责放置它们。

 

       在最后,来参观的人们被邀请填写在线调查问卷,他们收到导览员的感谢以及印着“亚马逊FC之旅”的瓶装水。导览员穿过大厅护送来访者离开,入口通道的背面几个字赫然在目, “努力干,开心玩儿,创造历史。”



 

 

 

来源:新制造综合

免责声明:本平台发布、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系文章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平台无关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